// _ooOoo_ // o8888888o // 88" . "88 // (| -_- |) // O\ = /O // ____/`---'\____ // . ' \\| |// `. // / \\||| : |||// \ // / _||||| -:- |||||- \ // | | \\\ - /// | | // | \_| ''\---/'' | | // \ .-\__ `-` ___/-. / // ___`. .' /--.--\ `. . __ // ."" '< `.___\_<|>_/___.' >'"". // | | : `- \`.;`\ _ /`;.`/ - ` : | | // \ \ `-. \_ __\ /__ _/ .-` / / // ======`-.____`-.___\_____/___.-`____.-'====== // `=---=' // 佛祖保佑 稳上首页 // 心中有首页 首页在心中 // 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波恩大学全球研究中心主任“西方缺失”是困扰美欧关系症结

        波恩大学全球研究中心主任“西方缺失”是困扰美欧关系症结

        国际 9525℃ 9525

        残雪资源网第56届慕尼黑安全会议(慕安会)14日至16日在德国慕尼黑举行,会议主题“西方缺失”意在探讨西方影响力的衰退及其后果。德国波恩大学全球研究中心主任辜学武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说【超级自动注册申请王 】“西方缺失”是慕安会对当前西方阵营一针见血的判断,道出了困扰美欧关系的症结。

        按照会议主办方的说法,“西方缺失”是指一种被广泛感受到的不安,这种不安源于“西方”持久目标的不确定性和“西方”共同立场的缺失。在辜学武看来,“西方缺失”反映在“三个丧失”,即美欧丧失主导全球事务的影响力,丧失彼此信任,丧失彼此团结。

        “其根源是美国的焦虑,尤其是对中国崛起和对俄罗斯重新强硬起来的焦虑。”辜学武指出,正是这种焦虑将美国推向了排外、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,而这又恰恰与欧洲奉行的宽容、多边和开放格格不入。“美国跨党派政治精英和民众的集体焦虑是‘西方缺失’的主要原因。”

        辜学武认为,“西方缺失”正从三方面冲击全球秩序:一是冲击二战后建立起的国际秩序;二是导致全球外交从多边主义转向单边主义和双边主义;三是全球实力真空地带日益增多,局部冲突对世界格局的影响日益突出。

        “在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领导下,西方很难制定统一的战略。”辜学武说,西方内部的主要矛盾在于本届美国政府奉行“美国优先”战略。该战略让美欧关系实际上处于破裂边缘。

        辜学武认为,除非欧洲将自身利益服从于美国利益,甘当美国的“小伙伴”,否则美欧分道扬镳难以避免。

        而在本届慕安会上,法国总统马克龙表态称,“我们不能做美国的‘小伙伴’”。他指出,欧洲有时候需要独立于华盛顿行动。

        辜学武对记者说超级自动注册申请王 ,以东西方两分法来分析世界格局并不符合当前的基本事实,因为没有所谓统一的西方和统一的东方。

        他认为,2020年美国大选结果能否从实质上改变“美国优先”的单边主义道路将影响全球格局。